致YANA的小伙伴、松滋的ACG爱好者们的公开信

YANA的小伙伴、松滋的ACG爱好者们:

你们好,我是黄欣,也就是稍微有些小透明的Hox。

我是YANA组委会的成员之一,也是松滋市亚纳网络文化创意工作室的法定代表人。

但从此刻开始,我正式退出了YANA组委会,在处理完往期YANA的所有事务后,不再参与任何与YANA相关的活动。

从2013年与卷叔(张帆)结识,到2014年初春与卷叔决心创办“里站”,再到2015年与其他组委会成员一道创办YANA漫展,我自觉十分的幸运,我终于有机会让我热爱的ACG在松滋开花了。在陪伴YANA的一年多时间里,我经历过喜悦,经历过焦躁,也经历过流泪,这对我来说,是光华乍现的人生道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

阅读全文

七年与幻想

下一篇的标题是《七年》,我还没有翻开它,就已经在游园散步的时候开始了幻想。

今天,我感觉很疲倦,被抽去了做事的力气,于是我很早就从工作室里逃了出来,去到河边走路。应该说,大概是从数年前,我就经常有这样的感觉。它和懒不一样,是身体的疲倦,使我不再能够沉浸到工作中去。那时候,我是一个彻底的死宅,对世间的很多美好都不存在幻想。也许是我逐渐看到了身边的人都收获了美好,又重新使我开始了对美好的幻想,而当受过挫折之后,又被这无法改变现实的无力感缠住了。

七年前,我大概十六岁。那一年的故事已经被我说烂了,我借由这个故事从朋友那里收获了许多的安慰。其实除了心有余悸,我并不觉得那事对我有多大打击,用现在的经[……]

阅读全文

我写不出文艺的标题

上一个未完结的故事已经被完结了,如今已经没有续写的意义了。

朋友曾经警告过我,太执着就会变成痴。然而当我察觉到自己已经由爱变痴的时候,已经停不住自己的渴望了。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也许就因为此,我渴望体验更多。

我看完了《告别微安》这一篇,我理解文艺青年的生活方式,但只能是理解。我仍然无法摆脱我的逻辑,我能够很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逻辑,但我只能顺从我的逻辑,我说道理我都懂,但我无可奈何,我什么都做不到,单靠我自己。这样的文艺生活永远无法发生在我的生活里,我无法理解什么是帕格尼尼,我也不爱喝咖啡,我更坚持保守的伦理观。我“理解”到的,只有女性对自由的追求,那种无政府主义的追求,我依然对女[……]

阅读全文

我特别想念你,但我却不能说给别人听

自去年6月以来,我的状态很是不好,但我跟自己定下约定,每年至少要总结一下。我怕接下来的“瞎忙”会致使自己对自己“违约”,于是我决定在今天写下一个故事,严格来说,它是【改编】自正在发生着的事情。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有人说她不漂亮,然后我把那个人打死了(故事当然不是这样的展开,我没有那样的魄力。也有人说她不漂亮,但是我并不介意,我是因为觉得她漂亮而喜欢上她的,这样就足够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邂逅了她,觉得她好看所以我对她一见钟情,我对这样的想法很不齿,我觉得这样太轻浮,然而我的直觉却告诉我自己,这不是因为生理性因素而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但后来我跟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却用了另外一番说法[……]

阅读全文

让GBK编码的网页支持UTF8字符的方法

因为想要在GBK编码的里站(http://www.uracg.com)中使用颜文字,所以不得不将UTF8字符转换成“&#xxxx;”的HTML转义符形式。经过寻找并没有找到类似功能的方法,遂用一个很笨的方法解决:

//一切以输入为utf-8为前提
//将字符转换为html转移义
function specailCharToHtml($char){
	//将字符用json_encode转换成\uxxxx的转义形式,然后再转换成十进制形式;
	$char=hexdec(preg_replace('/.*?([a-f0-9]+).*/','$1&#[......]

阅读全文

虐心而触及灵魂,从阴暗面拷打我们的价值观——《累》

《深红累之渊》第一卷封面

《深红累之渊》第一卷封面

很多时候,我会因为我是生为男儿感到庆幸,因为至少和生为女孩儿相比,我可以不用那么在意自己的容貌。从我们身为用眼睛观察世界的动物开始,容貌能传递的信息就充斥了我们对人的印象,我们能从容貌上获取到的信息,或者以此为依据推测出的信息,已然成为了人与人之间的心之壁。谁也不愿意去想象,生来就是一张招人厌恶的脸,却还对理想抱有一丝希望,苦苦挣扎的自己。

松浦だるま老师的作品《累(かさね)》,中文译名《深红累之渊》中的主角——渊累就是生[……]

阅读全文

【剧透向】噬魂师动画版突破天际的原创内容

最近补完了噬魂师的动画,51集的长度看上去是很足量的,看起来也甚是过瘾,但实际情况是由于51集长度的限制,导致了动画后半剧情的原创,这一原创几乎就毁掉了整个故事。

噬魂师的漫画连载开始于2004年5月2日,而动画出品的时候是2008年4月7日,其中间隔了将近4年时间,从时间点上看,在动画开始播放的时候,漫画的剧情就已经超过51集动画的长度,所以恐怕动画是一开始就决定要原创了的。

动画剧情的原创,大概是从动画第36集开始的,也就是“BREW”争夺战开始,更细致一点儿就是马嘉一行人进入磁场以后,与莫斯基特时,KID打完DEATH CANNON以后的那一段:

在漫画版里,剧情严格的遵照了莫斯基[……]

阅读全文

画风对于搞笑漫画来讲从来都不重要!《黑社会的超能力女儿》读后感

《黑社会的超能力女儿》第一卷封面

《黑社会的超能力女儿》第一卷封面

这是我即将介绍的这部漫画第一卷封面,原作名叫《ヒナまつり》,台版译作《极道超女》,大陆译作《黑社会的超能力女儿》。从台版的名字上看去,真的可能让人一下子失掉兴趣,至少从大陆的说话习惯来理解,是会误会的。实际上这部漫画讲述的是黑社会成员新田义史与一个来历不明的超能力少女的“父女”生活的搞笑故事。

单从画风上看去,作者的画技可能并没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如果在意细节的话,可能还会觉得作者的画工不太扎实。因为单从这封面上看[……]

阅读全文

无论明日香有多厉害,她终究不是拯救世界的那一个

明日香从来没有露出过像真嗣那样绝望和扭曲的表情,在她的世界里,她似乎只能去战胜。

看完了新剧场版EVA Q,果然是一点儿也笑不出来,即便是期待了这么久的东西。

看之前我们都明白这是讲一个中二的故事,分歧在于这个中二是毁灭了世界还是拯救了世界。最开始,看起来真的就好像这个中二在拯救世界一样,多开心啊!

可现在,答案应该是很明显的了,这个故事实际上是讲还活着的人怀着无比复杂的感情去阻止这个中二或是主动或是被动的毁灭世界的。

谁都不能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总是不能让中二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自己也似乎完全没有余力去理解,被他的父亲计算得死死的,他就是为[……]

阅读全文

明天,我就二十岁了。

按照我家的传统,我明天就二十岁了。

全家人给我庆祝了生日,哥哥下厨做的晚饭。

在我的认识里,生日这种东西应该是和见证过它的家人在一起庆祝的,而我的周遭这是一个很恰当的朋友聚会的借口,我没有刻意地格格不入,我也不认为这是我朋友很少的缘故。

但是,这确实是个很便利的借口。换做平常,我叫朋友,哪怕是死党,到家里和我的家人同桌吃个饭,这的确很难。像我这么随便的人,如今确实很少了。其实我也能感觉到尴尬,只是我觉得既然主留客,而且关系很好,频频推辞更尴尬。

提到生日,朋友就愿意赏光了。在大家眼里,这的确是个重要的日子,你若不应邀,朋友之间可能就会出现裂痕。当然我主观上是不介意的。在上述周遭的人的眼[……]

阅读全文